/ 随笔

再见,美罗

美罗走了。

第一次,因为一个人的离职,让我鼻头酸酸的,眼里噙着泪水。

他是我职业生涯第一个老大。

从我在公司实习以来,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员工的离职,和今天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

他坐在我斜后面,虽然我常常会感觉,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。因为我偶尔也是会逛逛贴吧,逛逛知乎,逛逛和工作无关的东西,我总觉得不正大光明。甚至我做过一个小工具,可以把屏幕黑掉,我的屏幕是光面的,很反光,可以当镜子用,我可以看看头发乱没乱,还可以看看美罗是不是在偷看我。而我每次都只看到他盯着自己的屏幕。

他是那样的平易近人。每天中午,和我们一起吃饭。周末,一起踢球。甚至,还拉我们一起玩COC。

我来面试的时候,见他第一眼,我在想,为何这个老大这么潮,当时他好像是染着红头发。后来我看到他以前的照片,简直就像古惑仔,哈哈。

一开始,我常常帮他做小工具。那时的我,虽说整天忙忙碌碌,却忙得不亦乐乎,很充实。那时他还没有坐在我后面,在离我很远很远的地方。我常常屁颠屁颠地绕很远很远的路到他那里,给他汇报今天的情况。

他总是会和我分享很多人生的道理。就连我那个来面试被拒的室友,都和我说,“感觉Mylo人还是很不错的,和我讲了很多道理,告诉我哪里不行,哪里需要提高。”他还告诉我怎么拍车牌,虽然我到现在还没拍到。

我记得,有一次突然下雨,而我没带伞。他走的时候和我说,我那里还有一把伞,你待会儿走的时候拿去用好了。而那晚,我和别人约好,出去见个面。那是我接的第一个比较大的私活,3W。对于刚毕业的我来说,已经是很大的数字了。那晚回来时还下着小雪,在公交站旁的路灯下,我望着天上飘着的雪,心里满满的感动。我在想,若不是美罗的伞,我今晚要冻成狗了。

从我第一天上班那天起,我就发现,这个老大很不一样。由于是第一天上班,我自然是比较积极。那时我还在学校,还没毕业。我早早就起了床。出了地铁等公交,遇到了他。那时我还不记得他叫什么名字,只知道他是老大。我喊了声,老大早。和他一起坐下了,我的公交卡放在钱包里,刷完卡后,钱包握在手里。他和我说,钱包要收起来,这样不安全。他和我聊了很多,我说我喜欢自己捣鼓网站,有自己的博客,他说他也是。他还告诉我以前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之后,是多么多么开心,有成就感。而我也深有感触。当时就感觉,这是一个懂技术的老大,有共同语言啊。到公司之后发现,公司还没几个人。那会儿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。

后来,我请了几个月的假,搞毕业设计以及学驾照。当我再次回到公司的时候,已经离职了不少人,美罗的位置也搬到了我后面。几乎每天,他都是很早很早就到公司,而我每次也都是很早就来。有时我早,有时他早。而每天不变的就是:“早啊,Mylo!”、“小Bean早!”渐渐地,这已成了习惯。今年过完年刚过来的那几天,美罗没来,我还真有点不习惯。直到他回来,又恢复了每天的“Mylo早”、“小Bean早”。

他很Geek,和他一起做的微信招聘页面、年会系统等,都充满了极客范。小米手环刚出来,他就搞了好多个,有的作为我们的奖励,剩下的就拿来给大家用积点拍卖了。他甚至还搞过四轴飞行器、树莓派2,拿来进行拍卖。

他对我有点偏心。我毕业后回到公司的时候,刚好有个很大的显示器空着,他直接拿给我用了。我至今都用着这遭人羡慕的屏幕(也就是前面提到的会反光可以用来做镜子的屏幕),用grace的话,比架构师的屏幕都大。夏天那时候,他还会从冰箱拿可乐给我喝;台湾同事送他的水果,他也会拿些给我。我至今还记得那么大那么水灵的桃子,咬在嘴里的口感。他还会送我他刚淘的手机壳,虽然只要1块9,还包邮,但是心里满满的感激……这或许就是离老大近的好处吧。

文笔不好,但我觉得我想写点东西。这是美罗工作了9年的地方。

虽然不知道他在最后一封邮件里说的“FightingX”是个啥玩意,但感觉很Geek的样子。

我会哭,因为他是个好老大。

再见,美罗。

by Bean

2015/3/27 于 Neweg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