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随笔

小黑的故事

小黑是一只流浪狗。

生下来没几天就被遗弃到到垃圾房旁边,由它自生自灭。据我奶奶讲,她第一次在垃圾房旁边见到小黑的时候,它还是个小奶狗,饿得嗷嗷叫。我奶奶见它可怜,给了些剩菜它吃。过了几点再去扔垃圾见到它的时候,它已经会自己从垃圾里面找东西吃了。由于我奶奶经常喂东西它吃,它就跟着我奶奶回家了,赶都赶不走。

小时候它很粘人,也很讨人喜欢。我奶奶有时候早晨去田里干活,小黑不声不响地就跟着她了,一直陪着她,直到她干完活回来,奶奶那时候挺喜欢它的。我回过老家几次,第一次见到它,它一点都不认生,没有冲着我叫,见到我就摇尾巴。每次吃完饭,第一件事就是把骨头什么的给它吃,吃得可香了。没有骨头的时候,我会把火腿肠省给它吃。可能从小饿惯了的原因,它吃东西特别快,狼吞虎咽。火腿肠到它嘴里,估计还没嚼就吞下去了。

第二次回去已经是两三个月后了,它的个头比之前大了很多。我家还有隔壁二爹爹家的剩饭剩菜基本都被它包了,长得很壮很肥。但它也比以前凶了很多。附近的狗都打不过它,它吃东西的时候,别的狗只要靠近,它都会恶狠狠地去把别的狗赶走。甚至也经常去抢别的狗的东西吃。

大了之后,它还是很粘人,但就没有那么讨人喜欢了。可能因为它小时候经常跳起来撒娇,就有东西吃,导致它形成了条件反射,看到熟人就跳起来撒娇。因为在农村,它的爪子经常很脏,经常把我奶奶的裤子弄脏,奶奶总是骂它。我回去之后,它很快认出了我,在我面前跳来跳去,好不热情。我对它特别好,这次回来还专门买了狗粮和磨牙棒给它吃。让它感受下城里狗狗们的食物。它特别爱吃狗粮,但是它的成长速度出乎了我的意料,那点狗粮压根填不了它的肚子。磨牙棒在它嘴里,也是三下五除二就被吃掉了。由于只带了一袋狗粮,每次我都只给它吃一点。想教它听话,每次它做对了我就给它奖励。但它太调皮了,不给它吃他会一直跳来跳去,我后面也拿它没辙。

由于在农村,狗咬人的事情还是挺多的,咬了人要赔钱。所以一般他们都不愿意养狗。养狗还要去给它打疫苗什么的,也要花钱。所以虽然它经常来我家,但我奶奶对外从来不会说它是我家的狗。它经常在我们这附近转,附近的狗跟它都很熟,经常有很多狗跟着她转。后来我才发现,到了狗狗交配的季节了。小黑是只母狗,附近的公狗很多,母狗少。公狗之间经常会打架,小黑跟它们之间也常常会追逐打闹。家门口最多的时候有十几条狗,好不热闹。

隔壁二爹爹不太喜欢小黑,它确实也很惹人烦,而且它对外人越来越凶,见到外人会恶狠狠地叫个不停。二爹爹的羊圈里没有养羊,堆了些草,有草保暖,并且遮风挡雨,所以小黑以二爹爹的羊圈为家,天天睡在那里。二爹爹担心如果它咬了人,别人会来找他麻烦。所以后来,二爹爹就把他送到很远之外的一个十字路口,让它又重新过上了流浪的生活。

很想念你,热情的小黑,希望你能找到吃的。也不知,在你趴在地上思考的时候,在你饿肚子的时候,你的脑海里是不是还会经常想起,那个曾经给你喂火腿肠,给你喂狗粮,给你买磨牙棒的我?

生而为狗,并且是流浪狗,是你的不幸。我想如果你从小不被遗弃,不那么缺少爱,不经常饿肚子,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热情,不会那么不讨人厌,不会那么凶,是不是就可以长期留在我们这里,帮我们守卫家园,做一只有家的中华田园犬了?

小黑,祝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