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考, 随笔

腾出点时间给自己放空

2019年07月18日,凌晨

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:「为什么有些人开车到家后会独自坐在车中发呆」,很有意思。

每天忙忙碌碌,有时候真的需要放空一下自己,熄了火的车子,是一个全封闭的空间,很适合发呆。事情很多的时候,甚至都没有时间来思考,这个时候就需要独处一会儿,让脑子放空一会儿,给点时间面对自己,思考人生。

前不久有一次下班早,在公司楼下等人,坐在石头上,看着夕阳西下,吹着凉爽的风,看着躺在地上慵懒的猫,瞬间有一种久违的感觉,似乎是童年记忆中的某个时候的感觉。这种强烈的感觉让我倍感舒适,非常愉悦。

上次开车时,广播里听到这样一个问题,古代诗人们为什么要告老还乡?贺知章 86 岁高龄,还坚持要长途跋涉个把月回老家,还写出了流传千古的《回乡偶书》。几十年在外,老家早已物是人非,亲人们也都没了,还要拖着孱弱的身躯长途奔波回去图啥呢?有一个观点是,告老还乡,为的是找寻自己,因为童年的记忆都在故乡。一个人在外拼搏,一辈子忙忙碌碌,又有多少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?又能有多少时候能像童年那样无忧无虑?童年的记忆,有很多是第一次接触世界,有着难忘而深刻的记忆。比如第一次在河边摘下杨柳枝,编织成圈,戴在头上;比如春耕时放学后,第一次在田里抛秧;比如炎热的夏天,坐在巷子里乘凉,摸着身旁躺着的狗狗,耳边还响着没完没了的知了声;比如第一次趴在桥上,把扣着青蛙腿的绳子伸到水下面钓龙虾;比如第一次在蚊帐里看到萤火虫一闪一闪绕着圈圈;比如农忙时,爷爷奶奶在门口打着油菜籽,空气中弥漫着的收获的味道;比如下着浓雾的早晨,跑到大路上在雾中望眼欲穿等待着从外地归来的爸妈;比如寒冷的冬天,外面下着雪,脚放在炉子上取暖……太多属于童年无法忘记的回忆了。

而随着年龄增长,如此难忘的回忆片段却越来越少,究其原因,一个是很少能像小时候那样,可以有大把的时间做各种各样的事情,去积累这样的记忆。成年后,要么花了大量的时间学习,要么花了大量的时间工作。以至于到如今,如果我把时间用来玩耍,甚至都会有一种愧疚感,很难去无忧无虑地放空自己。另一个原因来自于互联网的发达,以至于人们工作之外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网络上了,网络虽然减少了我们获取信息的成本,可以大量获取到各种各样的信息,但大量的信息却让我们忍不住去获取,导致花很多时间在这些信息上,聊天、段子、新闻、小视频,等等。一个很恐怖的事情是,iPhone 统计出我每天屏幕使用时间有 5 个小时之多。然而虽然现在有了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,却很少有童年的时候那样纯粹的快乐。

于我而言,唯一属于我自己的时间就是深夜,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。这个时候,我可以静下心来写代码,可以看个电影,可以思考人生,可以写点东西。这也练就了我熬夜的本领,从大学到如今,基本上很少在12点前睡觉,一两点居多,三点四点也不稀奇,看片子看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也是有的。每每这个时候,我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,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可以放空自己,可以有时间去独立思考。

生命不应该拿来挥霍,但却应该时常有一些这样的时刻,就那么让时间去流逝,什么都不做,去感受生命的逝去,去感受这个世界,去享受这种挥霍时间的感觉。正如我标题中所说的那样,腾出点时间给自己放空。

Author image

关于 Bean De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