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笔

三件小事

随笔

三件小事

2023-09-09 于家中 讲一下最近发生的三件小事。 第一件事情是昨晚回到家准备打游戏时,耳机戴到头上感觉很松,拿下来发现,我一千多的雷蛇新款梭鱼THX空间音效双模无线耳机一侧的旋转轴断掉了。淘宝找了半天零件,只有梭鱼 X 的,没有我这款的零件可以买下来更换。联系客服想问问怎么修,让我走公众号自助报障,填了一堆信息,拍了很多照片,最后申请结果认定是人为损坏,不予受理。 想了想,可能是时候告别游戏了。毕竟已经是 30 多岁的人了。而且这几年在游戏上所能获得的快乐也越来越少了。自己越来越菜,一起玩的朋友也越来越少。一直想做一些能够提升自己快乐的事情,而游戏已经是一个对我来讲 ROI 比较低的事情了,需要花很多精力,经常玩到凌晨两三点,透支健康;还会被老婆说;而且从中所获得的快乐和成就感也在日益降低。一直以为我可以一直玩游戏玩下去,但总有那么几个时刻,脑海中会闪现出这样的念头,是时候“告别”游戏了。当然,我所指的告别,也不是说一点都不玩,而是说不再像以前一样,每天投入几个小时去玩。 第二件事,是今天中午,也就是刚才去星巴克点了杯美式,啡快的口令是:

回顾2021 展望2022

日志

回顾2021 展望2022

> 2022年01月07日~2022年01月19日 又到一年回顾时,慵懒的周五下午,从柜子中翻出已经落灰的 QC35-II,打开 QQ 音乐,听着「重温50首不朽的经典英文老歌」,换了下桌面背景以便清晰显示 QQ 音乐的歌词,打开 Typora,完成各项准备工作。 回顾 2021 年,大致有这些大事: * 换了工作,从红星来到喜马,回到互联网公司,进入 WLB 的生活 * 提前还完了房贷的商业贷款部分,公积金贷款部分每月公积金还完之后还有盈余 * 上线了「星际战区」,作为自己的独立项目 * 虚拟货币回了一些本,并彻底退出了 * 猿奋的 20 万高新补贴到账 2021 年初定下的目标完成情况: * [x] 一年不安装抖音、知乎 APP * [ ] 发表 12 篇博客 * [x] 小工具集扩充 5

有生之年系列之『荒野大镖客』

游戏

有生之年系列之『荒野大镖客』

> 2020年02月16日 去年我玩这个游戏的时候,还是看到人想干就干,看到能搜刮的财物就搜刮。但是玩到后面,到了第六章的时候,突然想让亚瑟做个好人,能不干人就不干人,欠债的也都免除了,帮别人做事,别人给你的传家宝也拒绝了。 大镖客这部游戏,刚出来的时候,媒体评价非常高,几乎所有游戏测评机构都给的满分的评价,我当时买 PS4 也是为了玩大镖客才买的。买回来之后玩了一段时间后,公司项目一直很忙,没有大把的时间沉浸其中去玩,偶尔陆陆续续上去骑骑马、打打猎、钓钓鱼,主线基本没有动力再推进下去。再后来大约有一年的时间,连 PS4 都懒得打开了,几乎弃坑。 直到这次的肺炎疫情,让我有大把的时间在家,一口气玩了几天,白天儿子会干扰我,只能等他睡着了玩,在他睡午觉的时候玩一会儿,晚上睡着后熬夜玩,大概每天到三四点。终于完成了 2019 年未能完成的目标:通关「荒野大镖客」。 在第六章的末尾,和艾比盖尔辞别之后,That's The

腾出点时间给自己放空

思考

腾出点时间给自己放空

> 2019年07月18日,凌晨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:「为什么有些人开车到家后会独自坐在车中发呆 [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8476510] 」,很有意思。 每天忙忙碌碌,有时候真的需要放空一下自己,熄了火的车子,是一个全封闭的空间,很适合发呆。事情很多的时候,甚至都没有时间来思考,这个时候就需要独处一会儿,让脑子放空一会儿,给点时间面对自己,思考人生。 前不久有一次下班早,在公司楼下等人,坐在石头上,看着夕阳西下,吹着凉爽的风,看着躺在地上慵懒的猫,瞬间有一种久违的感觉,似乎是童年记忆中的某个时候的感觉。这种强烈的感觉让我倍感舒适,非常愉悦。 上次开车时,广播里听到这样一个问题,古代诗人们为什么要告老还乡?贺知章 86 岁高龄,还坚持要长途跋涉个把月回老家,还写出了流传千古的《回乡偶书》。几十年在外,老家早已物是人非,亲人们也都没了,还要拖着孱弱的身躯长途奔波回去图啥呢?有一个观点是,告老还乡,为的是找寻自己,因为童年的记忆都在故乡。

关于未来发展方向的思考

思考

关于未来发展方向的思考

> 2019年03月19日,天气晴 今天是儿子两周岁的生日。 聪明、活泼、可爱的儿子,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,也就最近这半年,才越来越开始有当爸爸的感觉。儿子每天叫爸爸,拉着我陪他玩,要抱抱,要亲亲,会说一些爸爸爱你之类的话,开始有了互动,情感的联系也越来越深。 同时,我的人生也到了一个迷茫的阶段。晚上跟 Ben 聊了会儿天,又引发了我的思考。我觉得我需要好好理一理思路,正如前几天的文章里所说的,当时我还没有时间去好好理一理。今天可以好好理一下。 我不缺钱。虽然有房贷,但到今年年底,基本上存款也够还完房贷了。后面其实也没啥压力了,够用就行了。 我总想着证明自己,而挣钱多少是一个比较简单、比较客观的衡量标准。那就先以挣钱多为目标,分析下我未来的几个路子: 1. 技术管理路线:在一个大公司踏实工作,至少干个 5 年,晋升到管理层。 2. 技术专家路线:在某个领域埋头苦干,至少干个 5

关于创造价值的思考

思考

关于创造价值的思考

> 2019年03月08日,晚,在「首席科学家划水摸鱼研究群」一番讨论之后所写 我们这个年纪的人,是不是到了一个迷茫的阶段。 码代码,能力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,再突破有点难了,就像下面的成长曲线: 如何才能突破这个成长曲线,获得跨越式的进步? 是不是需要逐渐放弃一些写代码的快乐,而去追求一些其他方面的进步? 是不是要去容忍自己的手越来越生疏,技术越来越落后? 是不是得在看到新技术时,控制想去深入学习的欲望? 而去把时间精力放到其他方面,比如溜须拍马,比如搞好上下级关系,为未来布局。 我们这样整天写代码,前途在哪里?为啥别人不写代码能够创造更大的价值? 是不是得把代码实现这种可以量化的工作交给更年轻的人去做,而我们靠着多年的项目经验,去做更有挑战性、无法量化的东西? 妈的,这么一想,好像我走错方向了。太投入于写代码这件事了。虽然这是我的爱好,并且当爱好就是工作的时候,工作起来会非常爽。但是我工作的目的,我写代码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?我太过沉溺于写代码这件事情本身,而忘了我想要的是什么。我要的并不是代码写得好,也并不是年薪百万。而是成功所带来的成就感,它可以通过很多

随笔

随笔

> 2018年3月1日,多云⛅️ 昨天骑车出去了一趟,那大风吹得,让我感慨万千。 不再有冬日刻骨铭心的凛冽,也不像夏日沁人心脾的凉爽,而是一股扑面而来的狂风,吹得我头发都变了形,这个时候就会意识到近视的好处了,当我抬起头,正面迎着风的时候,眼镜帮我挡住了本该吹进眼睛的风,让我能够睁开眼看着前面的路。 本该早上去交给中介的材料,昨晚熬夜,早上起晚了,到了中午她打电话催我才想起来。“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”,每每想起这句话,总觉得形容得太生动了。还好我是骑的电动车。我一路驰骋,顶风前进的时候,可以明显看得出旁边骑着自行车的人有多么吃力。 回来的时候,注意到路上的红绿灯都在风中摇曳,又想起杜甫那首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,里面对大风的描述,也是让人画面感十足。 临近家的时候,一路被我“滴滴滴滴”按着不停的喇叭,突然变了声,变得越来越低沉,蔫了一样,随着变声,随之感觉到的就是电动车没了动力,只能慢慢骑回去。 今年过来,每天在为装修的事情绞尽脑汁。洗碗机型号的选择、燃气热水器的选择、网线、水晶头、网络模块、

小黑的故事

随笔

小黑的故事

小黑是一只流浪狗。 生下来没几天就被遗弃到到垃圾房旁边,由它自生自灭。据我奶奶讲,她第一次在垃圾房旁边见到小黑的时候,它还是个小奶狗,饿得嗷嗷叫。我奶奶见它可怜,给了些剩菜它吃。过了几点再去扔垃圾见到它的时候,它已经会自己从垃圾里面找东西吃了。由于我奶奶经常喂东西它吃,它就跟着我奶奶回家了,赶都赶不走。 小时候它很粘人,也很讨人喜欢。我奶奶有时候早晨去田里干活,小黑不声不响地就跟着她了,一直陪着她,直到她干完活回来,奶奶那时候挺喜欢它的。我回过老家几次,第一次见到它,它一点都不认生,没有冲着我叫,见到我就摇尾巴。每次吃完饭,第一件事就是把骨头什么的给它吃,吃得可香了。没有骨头的时候,我会把火腿肠省给它吃。可能从小饿惯了的原因,它吃东西特别快,狼吞虎咽。火腿肠到它嘴里,估计还没嚼就吞下去了。 第二次回去已经是两三个月后了,它的个头比之前大了很多。我家还有隔壁二爹爹家的剩饭剩菜基本都被它包了,长得很壮很肥。但它也比以前凶了很多。附近的狗都打不过它,它吃东西的时候,别的狗只要靠近,它都会恶狠狠地去把别的狗赶走。甚至也经常去抢别的狗的东西吃。 大了之后,它还是很粘人,但就没有那么讨人喜

随笔

Plan B

今天从外面回来的路上,我在想,我的Plan B是什么。 直到刚刚,看到阮一峰老师新文章《你的B计划在哪里?》,才发现,我之前所想的那些Plan B其实并不算Plan B,而是基于Plan A的一些妥协与调整。真正的Plan B应该是那些实施起来非常艰苦,不到走投无路自己没办法下定决心去做的计划,但他往往是所有的Plan A都失败的情况下,能救命的计划。 前段时间很幸运接到了一个非常好的项目,APP的外包开发,要求签完合同两个月内完成。这对我来说,是个挑战,也是个机遇。一直很想转型,做前端也挺久了,然而现在的我越来越发现,在公司的这些项目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挑战性,纯粹是堆时间。而且业务变动及其不稳定,加上一直被需求赶着走,甚至没有时间停下来整顿代码、理清逻辑,导致目前代码中的业务逻辑错综复杂,特别多的坑,搞得我心力交瘁。 我之前是下定了决心,如果项目能谈下来,我可以从公司离职,全职去搞这个外包。一来,Money肯定比工资多,二来也是个锻炼自己、强迫自己去学习与转型的机会,三来,自己可以找到更感兴趣的地方,或许可以找回曾经的那种感觉。项目完成之后,如果有新项目那就接着干,

随笔

The End of 2015

不知不觉,2015年就快到尽头了。 这一年,经历了好多事。 自从5月20号离开新蛋之后,就开始了无休止的加班生活,仅有的一点周末,也被之前接的一些外包所占据,没有闲暇做自己的事,没有闲暇更新博客,总共只写了两篇文章,还都是在上班时间抽空写的。 这半年,论成长倒也成长了不少。技术上,在H5方面也积累了自己的一套框架,在和Native App甚至微信上的交互上实现了大一统,可以做到一个页面,同时给iOS、Android和微信H5使用,并可进行双向数据交互。职场上,也接触了更多的人和事,感触很多。 做了大半年的前端,等级也晋升为高级前端开发,但做着做着,也开始有点迷茫,不太看得清职业的发展方向。优秀的前端工程师很少,我感觉有这么几个原因: * 一是,做前端需要一定的设计基础,起码得有基础的美感,知道页面长什么样好看,知道主流的设计风格,甚至还得会PS,切图如果都不会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前端的。目前市面上不少前端的内容是一些以做后端为主的人顺带做的,能实现主要功能,但是在设计上或者一些更复杂的效果和功能上,就略显不足了。 * 二是,做一个优秀的前端,代码基础也得扎实。之前面了一

再见,新蛋

随笔

再见,新蛋

最近开始变得敏感起来。上班路上,我开始变得格外注意窗外的风景。因为我知道,以后我将不会每天再走在这条熟悉的路上了。 这几天发生了太多事,甚至梦里都还在继续。以至于感觉过去了很久。 原本的想法很单纯,只是为了看看外面的世界,而我并没有想到,我这一去,我就真的要离开新蛋了。 携程和百度还有一家做教育的创业公司先后联系了我。百度让我提交更详细的资料,携程约我过去聊聊。我抱着参观一下携程的想法去了。 携程很大,大的让我感觉我太渺小了,置身其中,我就像一个小蚂蚁。我想,这么多人,他们应该也不知道我不是这里的吧。于是我装作很镇定,仿佛我就是携程员工一样。大摇大摆在里面转悠,观察着这里的一切。所有人忙忙碌碌,耳朵里各种声音混在一起突然感觉仿佛很安静,安静得只剩下我一个人。离HR跟我约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,我在这里转了一圈,看到了他们人事部的位置,于是走了过去,问了一下。面试这就提前开始了。 面试过程很顺利,先后聊了四五个人,最后拿到了Offer。携程的薪资多得我心动了,我在想,去还是不去呢,咋跟Peter交代呢。 我的自信心开始爆棚,突然感觉我好像真有两把刷子。跟家人汇报了一通,他们挺高兴

随笔

再见,美罗

美罗走了。 第一次,因为一个人的离职,让我鼻头酸酸的,眼里噙着泪水。 他是我职业生涯第一个老大。 从我在公司实习以来,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员工的离职,和今天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 他坐在我斜后面,虽然我常常会感觉,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。因为我偶尔也是会逛逛贴吧,逛逛知乎,逛逛和工作无关的东西,我总觉得不正大光明。甚至我做过一个小工具,可以把屏幕黑掉,我的屏幕是光面的,很反光,可以当镜子用,我可以看看头发乱没乱,还可以看看美罗是不是在偷看我。而我每次都只看到他盯着自己的屏幕。 他是那样的平易近人。每天中午,和我们一起吃饭。周末,一起踢球。甚至,还拉我们一起玩COC。 我来面试的时候,见他第一眼,我在想,为何这个老大这么潮,当时他好像是染着红头发。后来我看到他以前的照片,简直就像古惑仔,哈哈。 一开始,我常常帮他做小工具。那时的我,虽说整天忙忙碌碌,却忙得不亦乐乎,很充实。那时他还没有坐在我后面,在离我很远很远的地方。我常常屁颠屁颠地绕很远很远的路到他那里,给他汇报今天的情况。 他总是会和我分享很多人生的道理。

随笔

写在3月底

一个悠闲的午后,加湿器的嘴里正吐着白雾,咖啡上浮着的一层白沫,也正一点一点消失不见,耳边的音乐里不断上演着一个又一个旋律…… 刚刚在果壳上看到这样一篇文章《“人类的”纪元会登入地质年代表吗? [http://www.guokr.com/article/440082/] 》。顿时又对奇妙而又短暂的生命有了点感触,想写点什么。 我常常有这样的习惯,就是在有压力的时候,偏偏不去做最该做的事,而喜欢把精力放在别的地方。正如大学时,临近考试,我却迟迟不开始复习,反而开始认真写起代码或者收拾书桌、整理电脑里的文件,做着以前一直想做却拖着没做的事。往往这个时候,空闲时不想做的事情突然变得很容易去做了,而且做得很起劲。或许,这是我自己缓解压力、GTD的方法吧。 月底,“华文翼书”要上线内测,不知从何时起,我的自信心已经爆棚到觉得已经没有我不能解决的技术问题了。这个项目,相当于一个豆瓣阅读,相当于一个起点网。一个人,一个月不到的时间。其实一开始时间很多的,但我之前一直没有完全投入,代码产出几乎为零,当然也做了一些思考以及设计。直到两个星期前,才开始大刀阔斧Coding。把剩余要做的功能全部列下来,